大家好,我是小师妹!

前段时间,本师妹介绍了颜艺双绝铁扇公主的故事(点击这里可查看铁扇公主的故事)。今日本师妹要给大家带来一段身高丈六铜筋铁骨、仙魔大战奋勇杀敌但忠义难两全——夸父的故事,各位仙友快快搬好小板凳,看仙友“非我执笔”讲述的同人故事~


自从灵界第一次仙魔大战以来,代表天庭的须弥山及其对抗势力—大自在天已经休养生息、厉兵秣马多年。在此期间,灵界百族再也不似以前那般忠犬模样顺从两大阵营,部分种族的实力甚至已然直逼两大阵营。同时随着双方摩擦变多,矛盾则彻底升级,似乎第二次仙魔大战即将一触即发!值此关键之时,巫族派出夸父带着秘密使命找到失踪多年的叛徒虬髯客,忠义不能两全,这一次夸父将如何取舍呢?

 

 

作为灵界最早诞生的种族之一,巫族秉承灵界万千气运,其族人个个肉身强悍,犹如铜头铁额,刀枪不入,生来就有元武境界的炼体实力。

而且不少族人体型高大,可达丈六之高,力能扛山卸岭,世人皆以巨人相称。

巫族自认为灵界的主人,为此与灵界第二个诞生的种族——灵族爆发了极为惨烈的战争。

战争没有解决两族之间的矛盾,反而引起了仙界天庭的注意,天庭在灵界建立了须弥山,以此达到控制的目的。同时天庭的对立面修罗城也强行打开仙灵二界的屏障,在灵界建立了大自在天,与须弥山分庭抗礼。

 


自此两大势力扎根于灵界,各自网罗门徒,震慑巫灵二族。

然而巫族自恃为灵界之主,却是不服从须弥山和大自在天的号令,欲图自成一颗参天大树,为此与那须弥山之间的关系就有些貌合神离。

趁此机会,大自在天的六耳猕猴早早就已布局,欲与巫族联盟共襄盛举,发动第二次仙魔之战。

 

 

值此灵界局势错综复杂、波谲云诡之时,巫族内部却是突然发生了一场剧烈争论。

原来在十几年前,巫族曾派出虬髯客去刺杀灵族圣女红拂女,刺杀不成却反而被红拂女策反,于是才有了那世人皆知的风尘三侠,现今虬髯客的踪迹突然被密谍探知到,长老会上一部分长老主张将虬髯客抓捕清理门户,一部分长老却主张与其取得联系并以灵族圣女红拂女为突破口,打入灵族内部,再于仙魔之战时伺机而动。

长老们众说纷纭,各持己见,谁都说服不了谁,最后还是在旱魃的建议之下,暂时先派人与虬髯客取得联系,若虬髯客还自认是巫族中人,听从巫族号令,就姑且饶他一命,否则就清理门户。

而这个任务,自然就落到了虬髯客的故交夸父的头上。

 

 

夸父乃是一个身高丈六的巨人,一身铜筋铁骨闻名灵界百族,那虬髯客也是个拳头上立得人、胳膊上走得马的响当当的好汉,二人皆是巫族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,自幼便是竞争惯了,凡事非得争个先后出来,谁料争了个二十多年过去,却是不分胜负。

 

 

不过现如今那虬髯客已然做了风尘三侠,两人已十几年没再见过了。这些年来,巫族内部对于叛徒的惩罚不可谓不重,但是对于虬髯客,族中意见一直达不到统一。原因无非是虬髯客与红拂女、李靖勾搭在一起,干系微妙,若能利用为棋子,则可以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眼见当下虬髯客的踪迹显露,风尘三侠再次现世,而且第二次仙魔之战即将爆发,巫族终于还是决定给他一个改过自新、将功赎罪的机会。

且说夸父领了长老会的命令,一路夜以继日地向那虬髯客现世的地点奔袭而去。

离别十几年,他其实一直都在寻找虬髯客的消息,只是个人的力量有限,那虬髯客仿佛是真的浪迹天涯去了,十几年来一点踪迹皆无,这一次若不是族中密谍在机缘巧合之下觅到其踪迹,可能这辈子他俩都无再见之机会了。

据密谍的情报,风尘三侠之所有再次现世,是因为那李靖和红拂女的儿子金吒跑出灵族寻找父母,碰巧被红拂女得知,一家人终得以团聚。

“人家一家人团聚,你虬髯客何苦还陪着看戏。”夸父自言自语说道,一边在四周张望寻觅:“就是这里了,虬髯客啊虬髯客,这次你可别再执迷不悟,我们还没分出胜负呢。”

却见此处层峦叠嶂,姹紫嫣红,正是一片世外桃源的景象,夸父于山水间兜兜转转了半晌,不见虬髯客的身影,便道一声:“只好如此了。”说罢伸出手指咬破,挤下几滴鲜血,随后掐诀念咒,咒文曰:“以我鲜血,缚令众生。凡我族人,三界皆明!”

这正是巫族独有的秘术传承——巫术,不同于那灵族的五行法术,巫术不能驾驭天地五行元素,但却可以以精魄血肉为引催动法术,归功于巫族无比强悍的体魄,巫术虽然不能说比五行法术更为强大,但却极为的诡秘。

就比如当下夸父正在施展的巫术,就是一种极其独特的寻人法门,可用来寻找方圆百里之内的同族中人的踪迹。但是必须以同族人的鲜血为引,而且关键的是,范围最多只能在百里之内,超过百里就只能踅摸个大概方向,而不能精准定位了。

以往夸父为了寻找虬髯客也多次用过这种巫术,但由于都是漫无目的的寻找,所以用处不大,而这次却是不同,果然没过多久,夸父眉头一喜,收起巫术就往后山大步奔去。

 

 

此时那后山之中,虬髯客正独自坐在一处悬崖峭壁顶上发呆,身边更无一人相伴,酒壶倒是零落几个七倒八歪的。

“虬髯客!”只听一声大喊,夸父几步攀登上悬崖,那虬髯客忽然转头,不可置信地望着声音的方向,愣了片刻也向前跑去。

虬髯客刚跑了几步,见那夸父已然登上崖顶了,不由大喜道:“果然是你!”

夸父走上前锤了虬髯客一拳,虬髯客也还了他一拳,两人俱皆哈哈大笑起来,随后席地坐下,虬髯客晃了晃那几个酒壶,找个还有大半壶酒的递给夸父,夸父接过来咕咚咽了一口,那壶酒便见了底。

虬髯客摸了摸后脑勺,嘿然一声:“你是怎么知道我在此处?”

夸父正色道:“族中密谍已然探知到了你的踪迹。”说罢皱了皱眉头,苦涩地道:“你也是巫族中人,自然知道我族中秘术,但凡将一人踪迹锁定在百里范围之内,那么此人就是插翅也难逃。”

听闻此言,虬髯客不由眯了眯他那双浓眉大眼,叹声道:“到底还是被他们找到了。”

说罢也抓了个酒壶,将酒一口闷下,或许是酒有些辣了,声音有些沙哑,“你是来抓我,还是来杀我的?”

 

 

夸父闻言转过头,一双大手将虬髯客肩膀扒拉过来说道:“族中并没有说要杀你,我夸父,更不可能杀你。”纵然虬髯客也个是身高九尺的巨汉,但在丈六身高的夸父面前却是小巫见大巫了,“只是族中有密令,需要你去做一件事。”

虬髯客挣脱掉夸父的大手,不由想起这厮以前总是用大手将人锢住说话的坏毛病,夸父咧了咧巨口,笑道:“想必你也了解,这些年来灵界的局势愈发的扑朔迷离了,先前有六耳猕猴下界,陡然间便为大自在天凭空添了莫大的助力,后来那天庭的战神杨戬也下界入主须弥山,而此举又引来了上古凶兽饕餮下界,从此这两大山头便有些剑拔弩张的气势了。”

说罢夸父看着虬髯客,接着道:“这是明摆着,第二次仙魔之战已然是一触即发!而我巫族,又将何去何从呢?想当年灵界浩瀚,只我巫族独大,如今灵界百族,巫族却屈居人下,又是谁造成的呢?还不是那须弥山?”

虬髯客闻言也望向夸父,艰难说道:“所以,现今巫族投向了大自在天?”

夸父却是嘿地一声,傲然笑道:“自古以来,我巫族皆是不听须弥山、大自在天的号令。”说罢眼中又闪现出一抹冷笑:“大自在天利用巫族,我们巫族又何尝不是利用大自在天呢?只要仙魔之战再次爆发,我巫族就有重新洗牌的机会,到时这灵界大好山河、无边浩瀚,还不是任由我们取夺?”

 

 

虬髯客怒声道:“那大自在天历来魔性不改,作恶多端,你们岂能为虎作伥?”说罢口气一变,问道:“夸父,你忘了我们结拜时许过的大愿了吗?”

夸父脸上顿时浮现难明之色,不由脱口而出:“天界的归天界,灵界的归灵界……”

“没错!”虬髯客的目中闪过一抹决绝,道:“天界的归天界,灵界的归灵界!我巫族自创生肇始以来,便是灵界顶天立地的主宰,如今大自在天在灵界予取予夺,战争连绵不绝,还不是要奴役我们百族?”

夸父听了,恨铁不成钢地将右掌猛地砸向地面,“那你又在做什么?如今天地大势一日三变,大丈夫岂能陷于儿女情长?虬髯客,世人皆说你是为了逍遥自在,风尘三侠也多有名传,可我夸父却知,你是为了那灵族圣女红拂女。这些年来,人家夫妻两个耳鬓厮磨、郎情妾意,你一个外人跟在身前,难道是想三个人搭伙过一辈子吗?”

闻听此言,虬髯客一张本就黝黑的脸庞开始发红发紫,怒道:“胡说八道!我虬髯客与他们是结义兄妹,三个人彼此护持不是应该的吗?”

说罢虬髯客盯着夸父问道:“你刚才说有件事需要我去做,到底是什么事?”

夸父正色说道:“现在族中正面临第二次仙魔之战,但是战争来临之际,首当其冲的却是我们与灵族的战争。此前想必你也见过那位前来寻亲的金吒,他其实是为了将红拂女用亲情羁绊住带回灵族,故此眼下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只有你才能做得到,如若大功告成,则对我巫族有着不可限量的益处。”

虬髯客是何等人物,虽然看着五大三粗,但其实心细如发,他动念一想,便知因由,冷笑道:“是要我虬髯客跟着红拂女,去那灵族做卧底吗?”

 

 

夸父神色也有些不自然,笑道:“我知你为人,此事你是断不可为的。不过我也是职责所在,还是要代表十位大巫首领问你一句,为了我巫族,你可愿意行此使命?”

“我不愿。”虬髯客回道。

夸父苦笑道:“你为何执迷不悟?你难道只知红拂女,不知我巫族吗?”

虬髯客悠悠望向苍天,说道:“我也是巫族中人,自然知道长老会做事的方式,我现在拒绝了命令,你可以动手了。”

闻听此言,夸父闭上了双眼,许久方站起身来,说道:“就算是动手,也不在此处。虬髯客,既然你一意孤行,来日仙魔战场之上,恐怕我们真的会兵戎相见。”

虬髯客说道:“如果真有那一天,我们正好分个胜负。”

夸父闻言默然,再看了虬髯客一眼,转身跳下悬崖抓住藤条,没几步就到了山脚下。

虬髯客痴愣了半晌,终于还是下了山,找到李靖夫妇,风尘三侠立刻远遁三千里。等到巫族密谍察觉到不对劲时,虬髯客已经不在他们的监控范围了,密谍上报上去,长老会为之大怒,下令夸父立即赶回,又狠狠鞭笞了他五百下,将其抽了个半死。

然而夸父却是一口咬定不知虬髯客的去向,长老会无奈,此时正面临仙魔之战,又不能因此而重惩夸父,否则定是自毁长城,损失一员大将,只得罢了。

 

 

且说那红拂女、李靖并没有如金吒所劝说的回到灵族效力,而是继续浪迹天涯、沐浴风尘,如此就这样再过了十几年,第二次仙魔大战终于还是不可阻挡的到来了,果然如同当年夸父所料,巫灵二族首当其冲的爆发了战争。

那红拂女、李靖想到身在灵族的金吒孩儿,不由心中羁绊如毛草丛生,念其生死之危局,饶是他俩历持红尘多年,也不由心急如焚,遂与虬髯客三人来到须弥山,须弥山大喜过望,将风尘三侠奉为上宾。

而此时的巫灵战场之上,夸父正大显神威,他这一生奉持着澄清灵界的使命,誓要在仙魔大战之中取得绝世威名,完成族群夙愿。

虽然当年那个和他一块发大宏愿的兄弟没有陪他并肩作战,他的背后无人守护,但是大丈夫死则死尔,何足之惧?只见夸父奋勇杀敌,一时竟无人可挡。

 

 

谁知须弥山势众,眼见夸父勇猛如斯,竟然影响了须弥山的士气,便欲派出多位能征善战的战将予以围剿。

这时候,虬髯客站出来主动请缨,须弥山主事太白金星想起这虬髯客与夸父的一番过往,心中思忖:“他俩是旧相识,或许能制止夸父。”便欣然同意。

只见虬髯客二话不说,扛着一柄丈八巨杵就上了战场,径直寻到了无人能敌的夸父,夸父纵情一声长笑:“虬髯客,你来找我分胜负了?”

虬髯客也哈哈大笑:“今日便分个胜负!”说罢两人斗将上来,直杀的昏天暗地,方圆百丈无人敢进。

 

 

而至于造就此仙魔大战的矛盾与冲突,仇恨与龃龉,这自幼相伴长大的二人竟是无一人提及。

两人内心俱皆清楚,这一场战斗酣畅淋漓,无关于任何利益,只是出乎情义。

好了,今天关于灵界忠义难两全铜筋铁骨夸父的故事就到这里啦~ 小师妹我先行告退啦!